Saturday, October 27, 2012

让我给你说个故事(最后一篇)。。。

验血报告说我的孩子有可能是唐氏宝宝,
几率是1:44.
一通电话摧毁了我怀孕的美好感受。

一定得验羊胎水了,
我这么告诉自己。
虽然我知道我可以不验,
一切交给上天去决定,
等孩子生下来再看孩子是否是唐氏宝宝。
但是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忍受这种煎熬,

整个怀孕的过程也可能不会好过。
是或不是就来一个断定吧~

10月4号9点就到医院,
什么胃口也没有,
没有吃早餐只喝了一些水。
本来说好是9点,
可是也等到10点才轮到我。

一踏入Dr Jason的诊所整个人是颤抖的。
程序上我需要签两份文件-
一份是答应授权给Dr Jason进行抽羊胎水,
另一份是明白抽羊胎水所必需面对的风险,
其中当然包括了小产。

抽羊胎水在Dr Jason的诊所进行。
Dr Jason先让我看看宝宝,
宝宝在肚子里和妈咪招手。
看到这幕我泪水就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这情何以堪啊~
如果这孩子真的是唐氏宝宝,
我该怎么办?
他在这个时候向我招手是为什么?

Dr Jason把宝宝招手的画面一再重复给我看,
还逗趣的自己配音说“妈咪哈罗~我没事的,妈咪不要哭”。
只是那时候,
我真的笑不出来。。。

Dr Jason贴心的把在我头上的银幕关掉,
不让我看他把针刺进子宫的画面。
我不知道抽羊胎水的感觉是什么,
我不敢去问虽然身边有朋友有经验。
知道越多越害怕吧?

就交给Dr Jason吧~
Dr Jason一边进行一边告诉我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他要我稍微忍一忍针刺下去就没事了,
不会很痛的。

我紧闭眼睛心里一直告诉宝宝没事的,
宝宝不要乱动不要碰到尖尖的针,
佛号一直没有停止过。
双手紧拉着衣服,
爹地在一旁守着。

针刺进了肚脐下面的肚皮,
是针刺到的感觉不会太痛。
突然子宫一阵抽蓄,
好痛~这是我没有预料的感觉。
我“嗯”了一声,
护士在一旁安抚我叫我稍微忍一忍。

一下子子宫又一阵抽蓄及疼痛,
Dr Jason说“好了,Mei Kian”。
你看,这就是你的羊胎水,
没有血丝代表没有伤害到孩子。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羊胎水,
清澈的黄色液体好像尿液。
抽的量不多就好像我们平时抽血的一小瓶罐。

Mei Kian你必须在外面休息半个小时,
我再确定没事了你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Dr Jason说。

走出诊所我整人是虚脱的。
坐在沙发上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
爹地得赶去医院载做完复建的TZIN爷爷,
我自己一个人等。

泪水一直流我一直擦拭眼泪,
其他的妈妈看了也不敢多问。
从妇产科医生的诊所出来是泪眼汪汪的,
大家心里大概也猜得到不是什么好事。

等着我一直抚摸肚子告诉宝宝没事了,
羊胎水抽好了,
宝宝一定不会有事的。

半个小时之后护士再叫我进去,
Dr Jason再和我扫描看一看宝宝。
这次宝宝在肚子里踢脚吃手指,
他是个精力旺盛的生命啊,
不该是个唐氏宝宝。

Dr Jason说孩子没受伤不用担心,
回去多躺不要拿重的东西,
小心流红,
其他的一切照旧。
报告大概下个星期三就出来了,
不管怎样我们都会打电话给你。
不用担心Mei Kian,
应该没事因为孩子的颈部没有明显的厚肿。

Dr Jason这番话给了我一些信心,
但是我现在只能等报告,
是或不是也只能等报告了。。。

回到家躺在沙发上又哭了一轮,
哭累了就睡着了。
我一直睡一直睡醒了又睡,
就是不肯起来。
我从下午2点多睡到傍晚7点,
我不是不知道时间我只是不想起来,
因为一起来就得面对残酷的事实。

等待是痛苦的,
是与不是都是一半的几率。
我什么也不能做除了哭,
还有不断的念佛号请菩萨保佑,
也不时的告诉宝宝你一定不可以有事。
我还答应菩萨,
只要宝宝没事,
往后的初一十五我将不吃肉来表示我的诚心。

不知宝宝是否感觉到妈咪的焦心无助,
还是宝宝想告诉妈咪什么,
才16个星期我居然在抽羊胎水后的隔天感觉到孩子的第一次胎动!
那是多么的明显绝不是我的幻觉,
是宝宝在踢我!
宝宝,你想告诉妈咪什么?
是不是你已经知道其实你一切都没事儿在取笑妈咪的多疑及胆小?
是不是你想告诉妈咪要坚信你一定会没事的?

我抚摸着肚子,
第一次感觉到我和肚子里的宝宝是同一个生命。。。

每过一天就越靠近报告出来的日子,
我又是期待知道报告成绩又是害怕知道报告成绩,
多矛盾的复杂的心情啊~

等待报告的这些日子,
TZIN一直提到baby(妈咪肚子里的宝宝)。
等baby出来我要和他玩,
等baby出来他会要我的小蓝吗?
我的衣服太小了给baby穿,
我的鞋子穿不下了给baby穿。。。
每一次TZIN这么说,
妈咪的心就揪一下不敢做任何回答。
TZIN有机会看到弟弟吗?
我不知道。。。

10月10号星期三我起来的时候心情很平静。
一如往常的处理好TZIN就载他去上学。
回到家洗了衣服扫了地冲好了凉,
我就坐在沙发上等电话。

我开着佛曲却觉得心无法定下来,
突然觉得佛曲很“烦心”,
把佛曲关了家里变得一片宁静。

10点了,
电话没响。
11点了,
电话还是没响。
12点了,
电话还是没有响。
星期三下午1点Dr Jason的诊所就关了,
怎么他还没打电话来?
不是说报告星期三就出了吗?
是不是报告成绩是不好的所以Dr Jason不敢通知我?
我开始胡思乱想。。。

我躺在沙发睡着了,
突然惊醒起来一看时间12点20分了。
我想直接去医院可是我不敢,
我想直接打电话去问可是我不敢。
可是我好难受再也忍不住了,
发了一个短讯给Dr Jason。

Dr Jason没有回我的短讯,
我一直等不管走到哪里手机都带在身边,
深怕没听到电话响。
我一直等一直等却也不敢打电话过去。
一直到傍晚6点多电话响了,
是Dr Jason!

双手颤抖着接听电话,
我的心跳得很快似乎快从胸口蹦出来,
我有些不能呼吸!
Dr Jason说正式报告吉隆坡的化验所还没送来,
不过他们打电话过询问过,
羊胎水的检验是正常,
孩子不是唐氏宝宝。

孩子不是唐氏宝宝?
你确定吗?
是真的吗?
正式报告什么时候会出来?
我深怕这么美好的答案会在霎那消失!

正式报告明天就可以收到,
但是对方在电话里说一切正常,
不过要等到我收到正式报告才能100%确定。
Dr Jason一直重复着。

谢谢谢谢谢谢,
除了这句话,
我不知该向Dr Jason说些什么。
他的一通电话让我这些日子里压在心里的巨大石头放下了一半。
爹地过来抱抱我我又哭了,
这是怎样?
到底是还是不是?
告诉我孩子不是唐氏宝宝又告诉我正式还没收到,
会不会明天收到正式报告又打电话来告诉我“对不起,孩子是唐氏宝宝”?

“不会的”爹地说。
Dr Jason是专业的医生,
他开门做生意绝不敢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这么告诉病人。
是的,爹地说的有道理,
这样的话我的宝宝真的没事?
想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压力,
狂哭了起来。
我必须用泪水来发泄那股让我快窒息的压力。

TZIN看到妈咪哭就靠过来问“妈咪做莫哭?”
“我不要妈咪哭~”
弟弟没事了弟弟没事了。。。
我抱着TZIN这么告诉他。

当天晚上我抱着稍微安稳的心入睡,
我真的好累。
这些日子吃不下睡不着,
体重在一个星期内落了3公斤,
HB也跌倒不健康的边缘。
过了明天接到电话我的世界又会恢复美好,
那是我一定得好好的把睡眠健康补回来,
让宝宝健健康康的。

10月11日早上9点43分,
Dr Jason的印度护士打电话来了。
她说正式报告收到了一切没事,
宝宝确定正常。
Are you sure? Are you sure?
印度护士笑了一笑回答说“100% sure”,
and 101% is baby boy, now you have 1 pair of baby boy,
护士再补充。
是男是女在这个时候还重要吗?
我只要孩子健康平安。

宝宝,
你真的没事你好勇敢!
妈咪的懦弱无助在你这小生命面前显得如此卑微,
我应该对你有信心的不是吗?
我应该相信你一定会没事的对吗?
我哭着一直抚摸肚子,
此时我累得什么话也说不出。

终于可以向朋友公布我怀孕的事了。
给几个好朋友发了短讯与他们分享我的欢愉。
也通知了这些日子不断给我鼓励及支持的天使熊猫和我的前老板。
大家都替我感到高兴。

过去了,
生命中又一项难熬不堪的事情终于过去了。
天使熊猫说这是生命的功课。
怎么我生命的功课这么多呢?
不管怎样我还是熬过去了,
我又完成了上天给我的一项生命功课。

孩子,
你和妈咪生命的另一章正要开始,
你准备好了吗?
妈咪准备好了。。。


抽完羊胎水后医生在插针的地方粘上胶布,隔天妈咪把胶布拿下,只是一个小红点。感叹科技的发达,就这样一针就可以检验出一个孩子的生命。。。
TZIN说他穿不下的鞋子要给弟弟穿。是的,这次真的可以留给弟弟了。。。

这是10月25日去做产检时孩子4D的照片。看到我肚子里勇敢的孩子吗?不知怎么的,妈咪总觉得他很像TZIN。。。

Thursday, October 25, 2012

寻找。。。

请问大家有相熟口碑又不错的陪月安娣可以介绍吗?
感激不尽。。。

Tuesday, October 16, 2012

让我给你说个故事(二)。。。

是的,
我怀孕了。
这可是一件多让人开心雀跃的事啊~
看到了那“世界上最美的两条线”,
我的心是如此的激动。
这一刻我等了多久啊~

和第一次怀孕一样,
我虽然想告知全世界让大家和我一起分享我的喜悦,
但是没过3个月,
我还是有忌讳的。

这一次,
知道自己是高龄产妇了(我36岁了),
读过也看过太多个案例子,
我知道自己有莫邪程度的风险。
于是我告诉自己可以先告知家人,
但是朋友就等验血报告出来一切平安无事才向大家宣布喜讯。

有这么高兴的事却得隐瞒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尤其是当别人问起的时候真不知该回答什么,
只好说“在努力着”,
然后以微笑带过。

知道自己怀孕了但是还没告诉TZIN,
坐在沙发上抚摸着肚子,
TZIN看到了笑着跟我说“妈咪你的肚子里面有baby是吗?”
是啊我的孩子,
妈咪还没告诉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细腻敏感的个性让你感受到什么了吗?
妈咪抱着TZIN正式的告诉他妈咪的肚子里有baby了。

却定了怀孕,
7月30日去看Dr Jason,
那是孩子6个星期。
Dr Jason一看到我就笑着说“哇,才吃了一个月的排卵药就怀孕很厉害呢~”
给了一些维他命15个星期再回来复诊就可以看到孩子的性别了,
那时一起验血。
相隔3年Dr Jason的基本费用只是涨了RM5,
才RM35,
对我来说很便宜,
重要的是我对这个医生有信心。

初期怀孕比较辛苦,
胸口一团闷气不能上也不能下,
胃胀气得很厉害,
一直打嗝吃不下。
虽然没有作呕但是也让我吃不消。

人家是morning sickness我却是everning sickness,
每到了傍晚我的症状就特别明显,
吃不下更别说煮了。
蒜头葱头姜鱼菜等味道足以让我辛苦好久。
我一直告诉我自己这是好事因为我在怀孕着宝宝没事,
我也一直告诉我自己一切都会过去的前3个月是这样的。

不能煮就算勉强煮也吃不多,
很多时候都是打包。
可怜TZIN可怜肚子里的宝宝吃不到妈咪煮的菜饭。
感谢爹地的体谅及协助帮手照顾TZIN。

9月10日去政府诊所开红书,
搬了家地址换了转到了很靠近住家的Klinik Desa,
很新很少人但是却只有很基本的服务,
还验血要扫描要看医生全得去另一间人多到吓死人的Poliklinik看。

9月27日回去Dr Jason那里复诊,
一坐下Dr Jason就说今天要验血哦,
是的我知道。
你是高龄产妇了有风险了验血是确保孩子健康正常。
是的我知道。
验血报告一个星期之后会出如果报告正常我们就不会call你,
如果报告有问题我们就会打电话给你。
是的我知道。

先看看孩子吧~
是啊今天可以看到孩子的性别了,
我一心只担心验血完全忘了可以知道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看到手脚了还看到了宝宝脚开开给妈咪看。
Mei Kian你看到了吗?
是boy喔~
坦白说霎那见是有些些的失望,
因为只打算生两个所以说一心想生个女娃娃凑成一个“好”字就很完美了。
有男就想有个女的这是很正常的。
是baby boy也没关系只要孩子健康正常,
这是我一直秉持的信念。

抽了血(RM150)就开始了我提心吊胆的日子。
虽然我知道应该以正能量来看待验血这件事可是我是正常人担心是难免的。
佛号是我在这段期间最常念的,
我听佛曲希望可以获得更多的力量也希望自己的心可以平静一些,
每天就抚摸着肚子告诉宝宝一定要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星期四抽血报告一个星期会出那就是下一个星期四了。
我扣除了周末医院不可能打电话来,
星期一开始担心恐惧就一直笼罩着我。
我手机几乎不离身还会不断检查手机是否有医院的来电。

“验血报告一个星期之后会出如果报告正常我们就不会call你,如果报告有问题我们就会打电话给你”这句话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
“电话不要响电话不要响”这是我每天都在祈求的。

10月3日星期三早上10点45分我在晒衣服,
电话响了。
一看号码是手机号码而且是槟城的号码。
手颤抖着接起了电话,
耳边传来了Dr Jason诊所印度护士的声音,
那是我这辈子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护士叫我可以的话今天1点之前来医院一趟,
因为Dr Jason每个星期三下午没有诊所只有手术服务。
我说我可以。
挂了电话马上打给爹地,
才说了“Dr Jason的护士打电话来了”我就无助得大哭了起来。
爹地叫我别哭他赶回来载我一起去医院。
哭着把衣服晒完冲了个凉一直告诉肚子里的宝宝一定要没事。

医院距离我们的家不远但是那个路程却让我觉得好像是几百公里那么遥远。
很想赶快到医院却有矛盾的希望医院永远不要到。
一路上的泪水没有停过佛号也一直在心里念着。
宝宝你一定不可以有事。。。

到了医院印度护士看到了我给人我投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这个眼神让我知道事情真的不好了。
不要挂号不用排队那号码一下子我就见到了Dr Jason。
Mei Kian你的验血报告出来了不知很理想,
可能会生下唐氏宝宝的风险是1:44。
接下来Dr Jason对我说的都是我知道的,
虽然不想听但是也明白这是他做为医生必须告知病人的资讯,
字字是那么的尖锐像把刀刺进我的心,
泪水一直在流。
验羊胎水吧~
明天早上9点再来我们验羊胎水做最后的确定。
不验的话你应该也不会心安的。

没和爹地商量我自己做了决定要验羊胎水,
我相信爹地也会支持我。
验是一定要验的,
只是如果报告又是让人伤透心的,
我该怎么办?

留,
还是不留?
谁能帮我做决定。。。
 
荧光黄的highlight pen看了极度的刺眼,也极度的让人难受伤心。。。

Thursday, October 11, 2012

让我给你说个故事(一)。。。

尝试怀第二胎很久了,
打从TZIN一岁我就开始努力了,
想说辛苦就一次过不要等TZIN大了再来生第二胎辛苦又得重新来过。
可是想怀孕却无法成功的人就会明白怀孕并不是按一个按钮就ON的,
这些很多时候已经不是我们控制的。

每次遇到一些“很热心”的安娣都会问“只有一个孩子啊?”
“是啊”。
“哎哟,一个不够啦,多生几个,不要再等了!”
(我也知道不够,我在努力了,我没有在等了,可是就是没有你想怎样?)
“生多一两个孩子有个伴比较不会寂寞。”
(我知道,我的TZIN很喜欢有人陪他玩我也想生一个弟弟或妹妹陪他一起长大)
“像我一样,我的第一个孩子满一岁了我就再怀孕了,孩子都相差两岁罢了。”
(安娣你比较班耐,我没你的福气,可是我都有在努力是你不知道罢了)
“快点生啦,老了就生不出了,老了怀孕孩子很多问题的!”
(谢谢你的热心,这点不用你说我自己也知道)
这些都是这些日子我最常听到的。

我的月经一向来都很准时没有迟到过,
照例算排卵期应该成功率很高,
叶酸也一直再吃着确保子宫随时准备好怀孕,
也遵守中医师的指示吃中药调理,
也一直警惕自己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可是就是没有好消息。

为了怀孕,
只要有人说“这样这样这样可以怀孕”只要不伤害自己我都愿意去试试看。
有人说喝鸡精可以怀孕,
我去买了5盒鸡精来补身体每两天一瓶。
书本说量体温,
我量了几天就放弃了,
因为量体温得早上一起来什么都不可以做躺在床上就是先量体温,
我每次都忘了一起床就转身看TZIN看时钟,
这么一动体温就提高了一些再量就不标准了。
有人说要练习“吸引力法则”想宇宙发出“我要怀孕”的讯息,
我每天睡前都这么做。
书本说买排卵棒来确定排卵期,
验了几次朦胧胧的两条线以为是排卵期了,
可是每个月还是失望了。。。

今年五月份月经迟了4天,
月经一向来很准时的我心里暗自窃喜应该是好孕来了。
接着身体开始有怀孕的征兆:
胸口郁闷乳房胀没有胃口吃东西。
瞒着爹地去看妇产科。
护士问我今天来是什么原因,
我羞怯的说“应该是怀孕了”。
坐着等医生的时候还不自觉的一直抚摸肚子说等一下就可以看到宝宝了。

到我了,
Dr Jason指着他身后的白板上的一个日子说“要生龙宝宝今天是确定怀孕的最后一天。”
我回答说我没刻意要生龙宝宝只要孩子健康。
躺下来做扫描,
没有期待的解说反而是一句“没有哦,还没看到宝宝”。
Dr Jason很好心的说没关系可以宝宝太小还看不到,
验尿吧~验尿又快又准确。
把尿液点在验孕棒上Dr Jason说有怀孕就是两条没怀孕就是一条。
我就坐在Dr Jason的右手边,
验孕棒放在我们的中间,
四粒眼睛望着验孕棒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还是一条。

Dr Jason尝试打破僵局说再等一等不要心急。
还是一条。
再等等Dr Jason又说。
还是一条。
Mei Kian你没有怀孕。
没有怀孕那我一向来很准时的月经怎么会没有来?
应该是乱经吧~回去再试试看不行再来。
不要再试了给我排卵药吧!
Dr Jason说排卵药得连续吃6个月没有消息再来找他。
拿了排卵药回到家月经隔天就来了。。。

原来排卵药这么苦的,
月经来的第二天开始吃连续吃六天。
六月份月经迟了5天,
这是我的记录了,
我的月经从来没有迟这么多天的。
是怀孕了吗?
有了上次的“丢脸”的经验让我不敢轻举妄动去看Dr Jason,
隔天月经又来报到了。

吃排卵药的第二个月,
月经还是迟了,
第4天第5天第6天,
一直觉得子宫在收缩像是月经快来了,
告诉爹地准备好失望的心情。
第7、8、9、10天一直到第14天,
每天上完厕所都在检查自己的底裤看月经有没有来。
这次心里知道应该会有好消息了吧?
告诉爹地要去买验孕棒,
爹地吓了一跳我问为什么这样的反应做了不想负责吗?
爹地说“你才告诉我你的月经要来了又要失望了现在又告诉我你好像怀孕了要去买验孕棒我能不吓一跳吗?”
就去买嘛不要问这么多。

第一次买验孕棒询问了药剂师很多深怕自己不会用不会看。
把尿尿在这个地方等5分钟两条线就是怀孕一条线就是没有,
回到家战战兢兢的一验,
不用5秒,
世界上最美的两条线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怀孕了。。。

这是世界上最美的两条线。。。

Tuesday, October 9, 2012

像女孩的男孩。。。

TZIN是个心思很细腻的孩子,
天真的眼神很会洞悉身边大人的情绪,
尤其是妈咪我的言行举止。
TZIN三岁了,
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最多,
自然而然的他和我最亲密,
更何况他是喝我的奶水长大的(喂了一年)。

TZIN很在意妈咪怎么对他怎么看他,
只要妈咪面无表情或不看他,
他就知道他做了不对的事让妈咪不开心了。
他就会很紧张的用他的小手来掰妈咪的脸,
要妈咪看他。

只要TZIN看到妈咪哭了(有时是因为看戏而哭),
TZIN就会很紧张的问我“妈咪为什么哭?”
然后就会陪着妈咪哭说“我不要妈咪哭”,
接着和我擦泪水,
然后抱抱妈咪我给我力量。

记得TZIN在两岁多的时候和妈咪一起看电视,
戏里讲述一只大猩猩因为乱闯游乐场而被警察射杀。
TZIN一面看戏一面“为什么/为什么”的问妈咪戏里的发展。
突然,
妈咪看到TZIN憋着小嘴红着眼眶强忍住泪水,
妈咪吃了一惊问TZIN怎么啦。
TZIN哭着说“我不要gorilla死~”
啊,我的孩子!
才两岁的你怎么能明白戏里所要表达的情感?
才两岁的你怎么懂得戏里被警察射杀的gorilla的无助及可怜?
你懂其实你都懂,
只是粗心的妈咪以为你不懂。。。

上个星期,
同样的是一起和妈咪看电视,
戏里主角是chimpanzee。
chimpanzee为了救主人而攻击他人被令关进动物收养所。
主人想尽办法却无法将chimpanzee救出来,
只好眼睁睁的和chimpanzee道别。
这一幕妈咪还没来得及掉眼泪,
TZIN已经哭了。
他哭着说“我不要看了~”
然后躺在爹地和妈咪的怀里别过头去拒绝看电视。

星期天带TZIN去吃早餐,
回的时候TZIN看到一只puppy在街上溜走。
TZIN问妈咪“它的妈咪咧?”
妈咪说“puppy不乖,没有跟着它的爹地妈咪结果和它的爹地妈咪走散了,
它在找它的爹地妈咪,它又不知道回家的路,它很可怜没有东西吃。怎么办?”
(故事是妈咪编的,目的是要TZIN在人多的场合一定要记得跟着爹地妈咪)
这时,
一向最会问“为什么”的TZIN突然安静了下来别过头去不看妈咪。
妈咪看他这突如其来的反应追问TZIN“怎么啦”?
TZIN突然很大声的回答说“不要再说了?”
妈咪偷偷的和爹地打眼色,
这小家伙不想妈咪再说,
再说他就会哭了。。。

昨天,
妈咪去载TZIN放学。
一上车妈咪发现TZIN的眼角有泪水,
妈咪追问发生了什么事?
TZIN低下头说“我要妈咪来载我。”

是的,
好几天都是爹地去载TZIN放学。
我知道TZIN很想念妈咪去载他放学。
每次一回到家门口爹地还来不及开门,
妈咪我就可以在屋里听到TZIN在门口大声的喊“妈咪我回来了,你听到了吗?”
平时TZIN最喜欢回到家就喊着隔壁邻居的阿婷妹妹出来玩,
现在他根本不唤他最爱的朋友,
只声声的喊着“妈咪我回来了,你听到了吗?”


有几次爹地回来就很委屈的告诉妈咪TZIN说他不要爹地来载他, 他要妈咪来载他放学。
我总是费尽心思的告诉TZIN爹地去载他放学也是一样的,
妈咪在家里“做工”等TZIN回来,
可是TZIN就是不喜欢。
我可以明白TZIN的反应,
毕竟我和他真的很亲密,
他粘我是有道理的,
但是我也希望他和爹地的感情可以更好一些。。。

我总以为女孩子的感情会比较细腻,
TZIN是男孩子又不是双鱼座,
他的感情却也和妈咪的一样敏感柔软,
妈咪真的希望TZIN可以遗传到爹地“不动声色”的感情世界。

妈咪不知道这是不是坏事,
毕竟感情敏感细腻的人会想很多事来烦,
在乎别人的情绪多过疼惜自己的感受。
妈咪总希望自己神经可以大条一点,
却想到生出一个和自己这么像的孩子。。。


他是男生,却有着女生般的细腻及柔软。。。

妈咪很努力的拉近爹地和TZIN之间的距离,希望他们不要每天“吵架”,每次看到他们父子这样,妈咪就好心疼。爹地是典型的男人,不懂得如何婉转的和孩子沟通,也认为自己必须有“父亲的权威”。他们相处的时间都这么少了,还把时间用在斗气都耐心上,真的很不值得。。。

Friday, October 5, 2012